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elody | 24th Jan 2010 | 訪問Interview | (207 Reads)

###一個人跑場﹕瑪露迪的(雙重)生活

http://news.mingpao.com/20100124/vzl1h.htm

【明報專訊】地點﹕粉嶺瑪露迪home studio

PicturePicture

在見到她之前,我就已經想好了這個題目。

是在網路上誤打誤撞進了她的blog,她在上面寫長長的日誌,也貼色彩斑斕的圖片。有一些是她去各種藝展拍攝的,有一些是她自己的作品,比如那些線條簡單的插畫,也有一張張她的全身或半身的照片。那照片並不是私人博客裏常見的自拍照,或是在某初名勝之前的「到此一遊」。照片裏她穿著vintage的長裙或是襯衫,展示自己的作品。她做衣服,並且在網絡上販賣它們。

「衣服是我自己做的,所以每樣只得一件」,見到她是在粉嶺的

地鐵

站。我還迷惑是A出口還是B出口的時候,看到一個身材高挑齊肩長髮的女生的背影,是她嗎?走過去看,及眉的劉海與深黑色的眼線,當然沒錯。她帶我去她的home studio,那裏是她出生、成長還有創作的地方。是高層大廈,大廳明亮寬敞。不過樓上不像其他樓宇那樣做豪華裝修,只是簡單的水泥地和牆。

打開門,她的父親在廳裏忙碌。廳其實不小,但擺滿了她的創作和工具。近窗處是幾幅畫板,電視機旁是一個畫架,書架上滿滿地插着各種文件夾和幾十本用完的sketch book,也擺着不少福音書,桌上是蓋着花布的車衣機,桌下則是大大小小的儲物盒,裏面有各種線頭和鈕扣。她沏茶給我,自己卻忘記喝。之所以寫她的雙重生活,是讀她的日誌常會看到她之前一邊做文職一邊學習創作,夾在中間似乎並不愉快,有幾篇都是想辭職不做。所以我預定的情節真的很簡單,文藝青年被藝術震撼,終於棄商從藝。誰知,聽她輕聲講過近年來的進退,才發覺她真是一個好有故事的人,而她的故事絕不似我料想的那麼膚淺直線。

對她而言,討生活和搞創作並不是生活的兩面,不是單項選擇題的AB選項。這兩件事情在她的生活裏面有時衝突,有時互不相干,有時又可合二為一。

童年並非無憂無慮,覺得自己貌醜,讀書又不好,於是自卑;中學畢業後就開始找工作。初初在中環一家心理治療所做了四個月的receptionist,卻適應不到快節奏,也不喜歡常常有的overtime。生活的樂處,在於頻繁的去看藝術展覽,在於塗塗抹抹。小時候並沒有機會去學繪畫,但興趣一直不滅。中學在報紙上看到安迪華荷的作品,被深深震撼,更感觸到波普藝術的力量和美。二十歲出頭才開始學藝術,是在朋友的鼓勵下的嘗試。當時是在First

Design讀一個時裝設計的學位,日間返工,晚上返學,閒時創作。好像用小火煲着一壺生水,火勢雖小,但是假以時日,水也會沸騰。開始不計酬勞的為朋友的雜誌畫封面,為的只是累積經驗;然後是做廣告海報,做舞台劇廣告,做雜誌插圖專欄。之後,又換做教會組織機構的assistant,工作穩定下,開始讀第二個學位,現在還在進行中。雖然每周只上一日課,還會抽出時間拿自己的創作去給老師指導。同時,開始參加大小展覽,也都開過個展,漸漸有聲有色。

藝術創作 敞開心扉

「我愛藝術,因為搞創作的時候,可以對自己進行治療。」之前在香港圖書館地下一層辦一個展覽,是關於精神病的,幾幅畫裏的人物有自己欣賞的音樂人、藝術家,也有她的爸爸媽媽。「他們都是有精神病的,比如抑鬱症,或是精神分裂。好像我的爸爸媽媽,他們都有精神病。這個主題是我自己想的,為了創作,我做了不少research,其中包括採訪我的爸爸媽媽。聽他們講自己的故事,和病情有關的那些。這些採訪對我來說真的好沉重。」現在這些畫就立在窗邊,爸爸媽媽站在同一張畫裏,媽媽的臉孔在左邊,爸爸的在右邊,他們身邊有很多小小的人像,「那是他們的故事和回憶。我畫這些出來,是想告訴香港,精神病並不可怕,請你們不要總是躲着他們,或是想像他們的可怕之處。我畫出來,是想給香港人看,這是精神病患者,他們需要你們的幫助和關心。」把這些私密的故事創作展覽,她沒有想到得到很多共鳴,「有人就會直接走過來告訴我他的家人也有精神病,他明白我在講什麽。我們一起分享經驗。」創作令得她坦白自己,故而也令得她坦蕩面對自己,這算不算是她所說的治療呢?

「真正開始畫畫之前,我做每件事情都好難堅持。那時候《明報》找我出書,我整個過程中有整整三次都想放棄。可是現在不會了,我都好難停下來不完成我的畫。」每周要上課,要上門教小孩子畫畫,也要創作,做插圖,有時還要有別的工作,現在又開始賣衣服,她卻樂得忙﹕「我每樣都想做,就是不覺得累啊。如果一定要休息,我就去看看展覽,對我來講是很大的休閒。有時睡不着,就起來翻我的sketch

book看。做衣服,我也很喜歡啊,而且其實整個過程都好快,所以並不辛苦。」

所謂好快其實也需要一番功夫,先要去深水埗挑選衣料,回來花兩三個鐘頭製作成衣,之後調好相機,放在屋子南端,再將北邊的牆上掛一塊布做背景,自己穿著做好的衣服做model進行拍攝,再上傳到網上,之後就是落單郵遞發貨,衣服多了就上門送貨,有一兩次有一些尺碼的問題,也要再改過。所有這些是她一個人完成的,所用工具就是那桌上小小的車衣機,手掌高的三角架和家庭數碼相機,如此而已。Youtube上有一個她的video,是她穿著不同的短裙展示,中間還有舞蹈。我講起這個視頻,她掩嘴笑道﹕「我真的什麽也不懂,就是那種網絡商店的網站我也覺得太複雜,只能自己一步一步做了。好在我的blog點擊很多,也許不是很多,但是對我已經足夠了。」

現在,雖然她還沒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工作室,但是一切都已經踏上正軌。我問她是否有過夢想或是決心要走到這般,她搖頭﹕「我也不覺得今日自己就很成功或是怎樣,或以後會成功怎樣。只是想到就去做了。我的爸爸年輕的時候很喜歡拍照,他也是有天賦的。可是那個年代的人們沒有那麼多選擇,所以他終究沒有做一個攝影師。我的年代,雖然也沒有靠山,但是一步一步,我在做自己鍾意的事情,已經很幸福了。」原來這不是一個美國夢,或是香港夢,也不是夢的前奏或高潮,這是實在的生活。她笑着說﹕「畫畫真是好好?你平日也畫畫麼?」我忙找藉口﹕「小時候學過,但是一開始就要畫好複雜的宮殿,線條太多,畫不來就放棄了。」誰知她會豔羨的說﹕「啊,你在小的時候就有機會學畫畫了,真是好幸運啊。」

興趣融入生活

我半途而廢的故事第一次得到這樣的回應,而不是聽話者會心一笑並附加幾個他們自己的類似故事,真的有點啞然。總是覺得自己是有才華的,也期待以後會發揮到自己的才華,而現在的無所事事只是因為條件不好,或是時機未到。所以現實世界和夢世界對我來講,總是處於不同時態,一個是現在,一個是將來。可轉身看瑪露迪幸福的眉眼,我不由拿出筆,圈起標題裏「雙重」兩個字,想把它們扔到天外去……

蕭鳴澗

編輯 徐志堅


[1]

Melody !!

好靚呀 d 衫 !!

找天上來你的店!!!

李香蘭上


[引用] | 作者 李香蘭 | 3rd Feb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
香蘭,謝謝您!星期五見!
主佑
melody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melody | 3rd Feb 2010